更开放   更紧密  更具影响力
《民航管理》杂志社旗下网站

航空租赁领域的常青树

2013-8-26 11:13:53 民航文化传播网 通讯员:倪海云 阅读:

  在金融圈里,通用电气GE通常称为经济的领头羊,因为该公司参与多个行业密切观察宏观经济发展,对于航空业也是了如指掌。GE具有进入关键行业的能力,而且按照公司一贯的政策要么取得领先的地位要么就主动淘汰,令人惊讶的是公司一直在航空租赁领域具有领先地位。这家美国公司拥有的飞机融资机构——通用电气航空服务资本公司GECAS也不例外。

  它是世界上最大的飞机出租人和租赁商,不管你用任何方式衡量它:无论从收入、净收入、机队价值还是从规模上计算。为了保持自己卓越的竞争优势,GECAS公司必须在超过1700架拥有和托管飞机的基础上不断增长机队,同时保持强有力的财政纪律和风险管理,并在这两者之间保持正确的平衡。它正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比如新进入者,特别是来自亚洲的对手,这些新人想要从航空公司日益依赖经营租赁(具有灵活性和更精简资产负债表的特点)中获得发挥优势的空间和赚取利润。

  如今的租赁市场

  空客预测在未来20年内交付28,200架飞机中至少三分之一将交付给经营出租人。这比例可能还会更高,作为出租人也很活跃。更严格的欧洲银行融资以及减少补贴的出口信贷融资也正在让航空公司感觉直接购买飞机力不从心,虽然亚洲和资本市场资金的新来源正在迅速发展。

  GECAS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诺曼·刘(Norm Liu)从他的伦敦办公室说:“我们预期经营性租赁市场从现在开始出现35%至40%的增长。有些人会说增长将更快。但有很多航空公司也会更多强调飞机所有权的问题,特别是在新兴市场。”GECAS一年新飞机订单、出售和售后回租交易以及债务融资投资约70亿美元。“考虑到我们将近500亿的订单和我们的折旧、摊销、资产销售水平,我们业务仍在增长,”刘说。“但鉴于我们的规模,两位数的增长水平已经消失。现在世界所看见的更多的是个位数的增长。我们仍然是市场领导者,一年交易额70亿美元。”

  对于经营租赁市场中的GECAS和其他出租人一个关键驱动因素是金融力量开始转变到新兴市场,尤其是亚洲。“航空业重点关注新兴的全球消费者他们想去哪儿。成熟发达世界是10亿人口;但在新兴市场是60亿。并非所有人都坐飞机旅行,但每年这种情况正在发生变化。”

  然而,亚洲金融家已经注意到了这种日益增长的市场,也已在经营租赁市场方面取得重大进展,特别是在过去12个月。在2012年12月,美国国际集团(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签署了协议,出售国际金融租赁公司(ILFC)90%的股权给中国投资者财团。按机队规模计算,这是世界第二大出租人。ILFC员工共有560人,1000架飞机,仅次于GECAS的规模。新的投资者集团包括新中国信托(New China Trust)、中国航空工业基金(China Aviation Industrial Fund)和P3投资(P3 Investments),他们已同意收购ILFC公司80.1%的股权(42.3亿美元),并具有进一步购买9.9%股份的权利。

  而这笔交易之前,2012年10月Jackson Square Aviation (简称JSA)以1000亿日元(12亿7千万美元)出售给三菱UFJ租赁&金融公司。JSA拥有76架飞机的机队,其价值超过40亿美元。2012年1月,RBS Aviation Capital以73亿出售给三井住友,这证明亚洲想要进入航空租赁领域。该公司员工一共有69人,并拥有206架飞机,承诺到2015年进一步购买87架飞机。

  出租人和感兴趣的投资者都知道银行和出口信贷规章的变化也助长对经营租赁需求的增加。出口信贷机构(ECA) 今年融资利率正在重置,2011年的“航空业协议”( Aircraft Sector Understanding,简称ASU)已经正式生效。新ASU的条款都更严厉,使ECA对航空公司金融上的支持较少具有吸引力。出口信用贷款的前期费用在2007年度ASU范围是根据客户的信用评级从4%至7.5%。根据经修订的新ASU,甚至信誉最高的客户将支付7.72%的前期费用,信用最低的承运人将支付高达14.74%。此外商业债务融资按照巴塞尔协议III协定将更昂贵。根据这个规例,全球银行将需要遵守更高的资本要求,导致银行融资成本上升并将传导给航空公司。

  尽管如此,刘对于在经营租赁市场中竞争对手的进步依然毫不畏惧。“现在情况有点似曾相识,在我们这个领域钱进进出出。许多年来一直如此,我有信心我们将保持领先的地位,如果我们价值大约在500亿美元上下,下一家正在接近300亿,排名第三的企业在50-100亿范围中。如果他们在短时间内成为第一名,他们很可能犯些错误,因为这个游戏并不是那么容易。”他表示GECAS在航空市场的历史,以及其金融资源都是该公司超过其对手的竞争优势。“我们已经具有几十年的历史,我们的母公司自从上个世纪40年代以来就在生产喷气发动机,所以我们有本领域深厚专业知识和对航空业的长期承诺。GECAS也有较低的管理成本。以及最重要的是,我们有很好的资金来源,远远超过了大部分的竞争对手。”

  从摇篮到坟墓

  GECAS可以利用金融市场,这个市场越来越多地倾向于那些具有最佳信用等级的公司。2012年12月,母公司通用电气资本公司发布固定和浮息债券共计17亿美元,用于订购137架飞机,租赁给美国的一些航空公司。融资包括固定利率3年期10亿美元,3年浮动利率(Libor加上60个基点)3亿美元;以及4亿美元的固定利率七年债券。

  刘经历了大量的航空周期,根据经验公司团队已经学会如何过紧日子。“在过去,只有增长越来越多的资产才能带来更多的收益。今天,我们需要更努力关注资产负债表。我们需要预订新资产,通过应对周期和波动性促成投资回报的增长,我们需要更快的资产增长速度或出售资产带来资本增值和机队管理,我们需要管理好成熟的资产。最终,更好地提供资金和管理费用,加上我们自身广泛的能力,意味着为客户提供更多的选择。以飞机为例,我们可以为客户提供从摇篮到坟墓的服务能力。”比如公司可以将客机转换为货机或通过公司零件分销业务部分出售机体,在引擎租赁业务中可以实施更加灵活的安排。公司是引擎租赁市场的“顶级球员”,而且2006年收购了机身部件公司——The Memphis Group。

  另外,公司可以通过其PK航空金融子公司向客户提供基于资产的银行融资,这对于顾客正是一个日益重要的工具,因为2008年金融危机后,欧洲银行发展受挫和更昂贵的出口信用资金减少了对航空行业的贷款。在2012年12月,PK和DVB 银行为迪拜航空企业安排了16架飞机组合高级债务融资。这个投资组合主要包括引进空客A320和波音B737飞机。

  刘还称航空公司越来越希望本地化服务,而不是通过其25个全球办事处网络。“我们的规模可以提供这种类型的存在,”他说。他把这作为在大中华区发展的关键,在该地区公司有超过190架飞机的租赁业务。“我们在中东、非洲和独联体地区也是明确的市场领导者。现在我们已经在加纳、南非和下一个在肯尼亚开设办事处。”

  为了保持持续的增长,经验再次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关键是我们得到了一些教训。在过去,我们很可能超买某些类型飞机,但我们已经学会了其中的一些经验教训。好事是这些机型上的变化通常是渐进的、不是革命性的。我们特别注意生产线上某种类型飞机的最后几架。或许你可能会获得非常有竞争力的价格,但在长远来看,除非你能够卖出这些不再生产的飞机,否则它们可能是边际投资,这取决于未来的周期和技术曲线。永远不要爱上这类型的飞机。”

  GECAS在其最近的订购热潮中考虑到了这些经验教训,在2012年7月在范保罗航展上重点显然是最新技术的飞机。在该航展的交易是更换新发动机后的窄体机——60 架A320neo和75架B737Max8——所有发动机是CFM国际公司新的Leap引擎,以及25架B737NG飞机。GECAS当前窄体飞机的订单持续到2015年,B737-800将在2015-17年交付,2018年开始引入B737Max。“在今天的世界,竞争门槛正在不断上升。我的工作是确保我们是提高门槛的公司。”刘如此确信。

标签:航空租赁
相关新闻:
最新图片: